English  |

【美国】为什么我们不应该急于撤销教育部?

分享至:

Why We Should Spare the Education Department — for Now

布莱恩·罗森博格

林珊(译)


按照特朗普政府的标准,合并教育部和劳工部的提议既出人意料又有点平淡无奇。在总统吉米·卡特的支持下,美国教育部由国会于1979年创立。自诞生以来,共和党总统和立法者一直试图取消教育部。1982年,在里根总统执政期间,《纽约时报》就已经将教育部的处境描述为正被处以“死刑”,然而在将近40年后,它仍然存活着,不受待见但也不屈不挠。


美国教育部标识/图片来源:互联网


有一个更加特朗普式的举措可能会被提案,那就是将教育部与环境保护局、联邦贸易委员会消费者保护局,以及国家艺术与人文基金会合并,并可能在部长卡戴珊的带领下,将它们都驱逐到“错位玩具岛”上(他们中的任何一人都可能这么做)。但这不过是来自共和党总统候选人罗姆尼或卢比奥的陈词滥调。


毫无疑问,这个提案将无疾而终,因为它会被递交到国会,在那里大多数提案,无论是好是坏,都会被否决。但无论这个想法是否有价值,它都值得被思考。


取消任何在贝特·西德沃斯(译者注:美国现任教育部长)领导下的部门的想法肯定都是受人欢迎的。何况,这个特别的部门从来没有实现过卡特总统对它的期望,即能够“让联邦政府更有效、更高效率、更有针对性地履行教育责任”。尤其是高等教育领域的人,很少会认为这一届或者之前几届教育部是有效的、高效率的或响应能力强的。


美国总统特朗普(左)和教育部长贝奇·西德沃斯(右) / 图片来源:纽约客


我已经做了15年的大学校长,但还没有对自己或者任何人说过这句话,“多亏了教育部的人!”。来自教育部的信总是以“亲爱的同事”开头,但这样的信通常既不友好也没有给人以高校同行的感觉。


我不是中小学教育的专家,但我知道“不让一个孩子掉队”法案和“力争上游”教改计划已经证明了无论哪个党主导的教育部都会颁布糟糕的政策。


尽管如此,合并教育部和劳工部依然是个非常糟糕的想法,这不会解决教育部当前的任何问题,甚至还有可能加剧原有的最显著弱点。至少有关高等教育的部分,例如构成美国高等教育的各种类型的高校以及民主框架下教育目标的多样化,都没有得到足够的理解和重视。


事实上,教育部已经招致了一个与劳工部合并的法案,因为它的作为常常像是劳工部。想想过去15年来教育部两个最显著的工作成果吧。2006年,教育部长玛格丽特·斯佩林斯发布了《对领导能力的检验:规划美国高等教育的未来》报告,俗称斯佩林斯委员会报告。


报告的重点准确地反映在了开篇摘要的第一行:“在智力资本越来越受到重视的时代,无论是对个人还是对国家,高等教育都变得前所未有的重要,在新兴知识驱动型经济中快速增长的90%的工作都将需要高等教育。”在针对未来高等教育发展的大篇幅报告中,与劳工有关的三个关键词——“资本”、“工作”和“经济”的出现次数远远超过了“教师”一词。“博雅(或通识)”一词更是从未出现。


2013年,在教育部长阿恩·邓肯的指导下,教育部发布了“高校记分卡”政策,受到媒体的广泛报道。“高校记分卡”旨在向学生展示“在选大学时应该注意什么”。排在最上面的三条分别是平均学费、毕业率和“毕业后的薪资”,“毕业后的薪资”定义为“曾受到联邦经济援助的学生在入学10年后的薪资的中位数”。这三个数据没有一个不重要,至少第三个数据表明了一所大学的价值和它的学生未来的收入是直接挂钩的。


“高校记分卡”(以哈佛大学为例) / 图片来源:美国教育部官网


教育部一直对和实际的教育工作者开展严肃的合作缺乏兴趣。例如,“高校记分卡”因收效甚微受到了美国教育委员会,美国大学协会和全国独立学院和大学协会的批评。用美国教育委员会主席莫莉·科贝特·布罗德的话来说,“高校记分卡”政策是在“没有任何外部评估”的情况下制定的。这是教育部行事的典型方式。


和劳工部合并后,很有可能会延续甚至加剧当前教育部最糟糕的方面,如纯粹功利主义的教育观、对有意义的合作缺乏兴趣等。单纯地取消教育部说不定更可取,因为那样对美国教育的理解和监督所产生的伤害会更小。


本文作者布莱恩·罗森博格校长 / 图片来源:玛卡莱斯特学院官网


尽管经历过这一切,我也不曾动摇过教育部会变得更好的想法,应该试着去改善它而不是撤销它。当然,在这届政府领导下这是不会发生的,因为他们似乎是在根据自己的厌恶程度来挑选部长,或者将不了解一个部门的官员任命到这个部门去做长官。正如美国教师联合会主席兰迪·温加滕所说,在正常情况下一项值得讨论的合并提案现在都必须要用怀疑的眼光来看待,因为“这届政府一点儿也不正常”。


但是,未来的政府有可能会认真思考卡特所提出的善意的目标——有效、高效、响应能力强,并利用教育部来解决我们的教育系统中的明显弱点,包括获得高质量教育机会的不平等、不可持续的经济模式,以及高等教育中低到无法接受的高校毕业率。政府可能会利用教育部来强化这个事实,即若缺乏健全的公平的教育体系,民主体制是难以长久维系的。如果有可能发生这种情况,即使可能性再小,也值得让教育部先平稳度过当前这个混乱的局面。


本文作者是美国私立文理学院玛卡莱斯特学院(Macalester College)的校长布莱恩·罗森博格。


(原文来源:Brian Rosenberg. Why We Should Spare the Education Department — for Now. The Chronicle of Higher Education, 25 June 2018)




最好大学网微信公众账号二维码

本周热门文章

关注微信公众号

最好大学网微信公众账号

报告下载